十字路口的水滴筹:香饽饽成烫手山芋

2020-02-14


12月初,梨视频拍客的一段视频将水滴筹推上了风口浪尖。视频中,水滴筹的线下推广人员在医院的病房里挨个询问病人,为其办理筹款帮助,这一过程中对患者病情、经济情况等信息的审核过程几乎没有。这些所谓的志愿者,实行末尾淘汰制,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

水滴筹等众筹平台风波向来不少,不够真实的求助信息曾一次次引发讨论,这一次,被曝光的视频将水滴筹的求助真相大白于天下,成了点燃大众情绪的一根导火索。

众多官方媒体发声,相关讨论的热度迟迟不降,消费社会爱心的话题汇聚成了一股洪流裹挟着水滴筹,站在旋涡中心的水滴筹迎来了自己的至暗时刻。

12月5日,水滴创始人兼CEO沈鹏发布公开信。他表示,这一次水滴筹辜负了爱心用户对我们的信任,他代表水滴筹的全体成员向大家说对不起。“错了就是错了,我们的管理需要提升、我们的业务有待改进,我们绝不回避问题,我们必须直面问题、解决问题。” 甚至还表示,“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

乱象丛生的众筹行业

水滴筹的“扫楼”事件撕开了众筹平台的一道口子,将这个行业的众多乱象展现在了大众面前。

互联网高度发达和大众物质生活改善的基础上众筹应运而生,不足十余年时间,整个众筹行业的规模已经十分可观。世界银行近日发布的《发展中国家众筹发展潜力报告》显示,预计到2025年,我国众筹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500亿美元。

众筹这个方式解决了许多问题,特别是大病众筹挽救了许多贫困家庭和危重病人,但水滴筹在为社会提供便利和解决问题的新方法时,也产生了众多的新问题。

2016年年末,一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刷爆网络,文章字字恳切,真诚动人。小女孩笑笑的遭遇在全社会引起了共鸣,众多人慷慨解囊,公众号中赞赏超过了250万元。

社会的力量在这一时刻得以体现,但事情随后的发展超出了众人预期,笑笑的父亲有公司、有房产不存在看不起病的问题,但他依然向社会寻求帮助,筹集不必要的善款。   

事件曝光后,在汹涌的民意面前,微信官方退还了所有打赏,但事件并没有因此平息,社会善意被消费成了热议的话题。这场闹剧与众筹平台无关,但暴露出的问题在后来众筹平台上进一步被放大。

相声演员吴帅筹款的风波仍在,最近王凤雅事件又有新动向,而这一次的“扫楼”事件,让我们看到了这个行业风波不断的原因。

有人帮你写出文章、也有人帮你完成审核,几分钟就可以完成一次申请,也就是这几分钟的时间,那些所谓的志愿者也会拿到一笔不少的收入。

但用来救命的筹款,有时未用到看病上,有的没用到本人身上,也有的家庭富裕但依然要筹款的人,不够完善的机制让一件好事变的让大众唯恐避之不及。但今天被质问消费社会善意的水滴筹,其实就是建立在社会善意的基础上。

众筹200亿,爱心成就的水滴筹

在百度搜索“水滴筹”,首页罕见的没有乱七八糟的广告,“大病筹款平台,已为患者筹集到200亿的救命钱”的宣传语格外醒目。

“救命钱、患者、零手续费”与水滴筹相关的这些的字眼里大都有公益的影子,而我们更难把一个这样的公司与扫楼、地推这些现象相联系,大概最初创立水滴筹的沈鹏也没想到以“公益”为旗号的水滴筹今天会站在民众的对立面。

2016年,沈鹏从美团出走,创办了水滴筹。随后水滴筹的便获得了腾讯、美团点评等资本的5000万天使轮融资,第二年8月,水滴筹获得了腾讯、蓝驰创投联合领投,创新工场等跟投的1.6亿A轮融资。到2018年9月,水滴筹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00亿元,服务了80多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

今年6月份,在水滴2019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水滴公司宣布完成由博裕资本领投的超过10亿元的C轮融资,不到三个月时间,水滴公司获得的融资已经接近16亿元人民币。

走出了美团的沈鹏,在水滴筹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截止2019年9月,水滴筹已经帮助患者筹集了235亿元的治疗金,精准帮扶国家级贫困县的困难患者超过7万人,近2.8亿人参与救助。众多用户的参与也使得水滴筹在大病众筹的市场上份额节节攀升,成为了行业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不同于其他类型的企业,水滴筹的营收、盈利都离不开广大用户的善意和爱心,离不开大众对于平台的信任。

汇集一滴滴水最终得到改变世界的力量,水滴筹用互联网的力量整合大众的爱心为许多需要的人送去了希望。3年多时间、200亿元、数亿人参与的捐献是社会对于水滴筹模式的认可,而水滴筹的成功可以说是社会善意汇聚的表现。

从公益到商业

从企业诞生起,水滴筹作为一个社会企业就承担着一定的社会责任,但商业化是企业发展的必然要求,盈利也是一个企业得以生存的基本,水滴筹也不例外,初具规模后,水滴筹也开始探索商业化。

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是水滴筹的三条业务线,其中保险业务是水滴筹的主要营收来源。不收取任何费用的水滴筹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将穷困的大病患者引流到保险业务上, 是水滴筹商业化的关键一步。

水滴筹官方数据显示,水滴公司目前的总用户数已经超过6亿人,全平台独立付费用户超2.5亿人,在整个网络互助和互联网保险行业都位居第一。

与超过60家保险公司合作,推出超过80款保险产品,单月新增签单保费规模超过7亿元是水滴筹商业化的成绩单。

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三者层层递进,熟人之间的公益筹款产生了大量的流量,通过网络互助将流量进行有效留存,然后将这些流量通过互联网保险、健康产品来获得盈利。庞大的人口带来的流量,给了水滴筹获益空间,但也正是由于流量与商业化的巨大诱惑,使得水滴筹走向了扫楼、地推的扩张模式。

以公益为起点奔向商业化,走得太急的水滴筹将天平渐渐的倾向了商业的一边,而这也不是水滴筹一家的问题,目前的众多众筹企业都在野蛮生长,行业也是乱象丛生,曾风光无限的众筹平台面临着公益和商业化的双重困境。

水滴筹们难走出的困境

扫楼事件将众筹平台的问题呈现在了社会面前,社会善意被消费的这个话题成为了水滴筹等众筹平台的痛点所在。众筹平台面对的不仅仅是一次公关危机事件,而是行业积攒到现在的商业化困难和信任危机。

扫楼风波带给众筹平台的影响在短期内的难以扭转,这对于这类企业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

众筹平台是完全依赖于用户的平台,一切的起点都是病人的需要和大众的捐款,而这两点都离不开信任二字。没有信任的共识,也就不会有众多用户的参与,更遑论众筹平台的蓬勃发展。但今天众多难解的弊病和多次风波都在消耗着社会的善意与耐心。

审核困难是众筹平台面临的最大问题,抛开地推团队,众筹平台面对的是数以百万计的求助对象和无法保证的资金流向,这个问题无法解决,也就意味着今天的信任危机事件仍无法杜绝。

信任危机是众筹平台面对的一个难题,而盈利问题是整个行业在商业化道路上的又一个坎。众筹平台以公益起步,最终也在将流量引到保险业务上进行变现,但这样的变现模式在水滴筹完全免费甚至还要提供微信提现费用的基础上,入不敷出就成了现实情况,而平台也将承受更大的压力。

目前整个众筹行业都处在亏损之中,平台离盈利遥遥无期,同时众筹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平台方也必将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这也影响着众筹平台的商业化发展。

难以盈利就意味着企业的发展受限,没有足够的资金作为支撑,众筹平台的每一步都会走的无比艰难。

公益与商业化是众筹平台面前的一台天平,如何平衡两者关系是平台能否平稳走下去的关键所在,但今天的众筹平台面对的不仅是两者的平衡问题,还有商业和公益自身的发展问题,众多挑战夹击之下,水滴筹们走入了一段不见尽头的暗夜。

从罗一笑到扫楼,水滴筹的是与非

水滴筹,今天的扫楼风波仍在发酵,各类社交平台上批评声依然在不断放大。人民日报的评论:“别让好人寒心”。

商业化公司寻求利益是无可厚非之事,但对于水滴筹这样兼有公益性质的公司来说,在享受社会爱心带来利益的同时,要将社会效益放置在首要位置上,寻求双赢。

扫楼风波之后,水滴筹回应称,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回炉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绩效考核方式也将由服务患者为主改为最终过审通过率为依据。

问题依然摆在我们的面前,流于形式的审核,让人费解的扫楼都是水滴筹监管漏洞所结出的恶果。但三年时间,以水滴筹为首的众筹平台,也在大病救助上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整个众筹也依然是服务于民众的体系。

从罗一笑到扫楼,问题应当被正视,但改进仍然需要时间。行业乱象之中,规范审核流程,平衡好商业化与公益的天平是众筹平台的当务之急,而加强对行业的监管,制定相关行业规范亦是关键。

水滴不水,善意不被消费,众筹平台和需要救助的患者才会一同赢得生机。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为作者投稿到『互联网的一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联网的一些事」聚焦互联网前沿资讯,行业爆料、小道消息、内幕挖掘,关注互联网热点事件!干货分享,提供各种产品文档、行业报告、设计素材免费下载。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链接: https://www.yixieshi.com/134203.html (转载请保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