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追逐梦想的一粒尘埃

2020-06-06

纵观宇宙,每个人都像一粒尘埃。相似的血肉、骨骼构成我们的身体;不同的想法、追求构成我们的生活。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说:没有一个人是住在客观的世界里,我们都居住在一个各自赋予其意义的主观世界。

2月28日,采访量子,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做什么都遵从内心的方向,活出率性真我。

量子,本名王伟鹏,出生伊犁的他走过了万水千山,先后在上海、北京打拼,如今落脚云南丽江古城,在自己开的“法耳”原创民谣现场听吧里唱自己写的歌,与妻子和一双儿女过着平静而快乐的日子。

一次次的跨界学习,让生活多了一种可能

如果没有走出新疆,量子会和很多人一样,在离父母不远的地方,过着普通的生活。“我的求知欲不是校园里的课本知识能满足的,对我来说,真正的学习是离开校园以后才开始。”量子的这句话充分印证在此后他的种种选择中。

3年大专,量子学的是新疆大学地理系房地产经营专业,毕业后他在自治区交通厅的一个下属企业工作了两年,后来因为企业效益不好,他主动选择下岗。

下岗后的工作怎么解决,量子用上了第一次跨界学习的成果——三维动画制作。依靠这个,他进入一家公司打工。在打工过程中,他又对室内设计产生兴趣,并决定到上海学习。

2001年,量子来到上海,在这里工作、成家、生子,开办了大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工作的内容还是制作三维动画。这是个比较费脑力和体力的工作,需要经常加班,十余年的紧张节奏,量子虽然用自己的辛苦换来了相对优裕的生活,但身体也因长期的透支而变坏。

有一段时间,妻子在学习瑜珈,就劝量子也学学。就这样,量子报了专业的瑜珈学习班,并在日复一日的学习中获益。

于是,量子又有了第二次跨界学习,拿到国际认证的瑜珈导师证书,开始了瑜珈教练的生活。

从一个行业到另一个行业,有着怎样的起承转合,恐怕只有亲历过才能确知其中的原委。“瑜珈让我每天都变得精神抖擞,很快乐,有种上瘾的状态。”量子说,如果谁是在痛苦地坚持练瑜珈,那说明路走错了。

在进行瑜珈练习和教学过程中,量子开始关注中医学。在一个博客论坛上,他看到名为“行者”的博主发的题为《管窥阴阳》的文章后深受启发,之后持续关注行者的动态。得知他是北京声誉较高的一名中医,量子有了学习中医的想法,并前后两次前往北京找行者表达想跟他学习的愿望,行者被他的诚意感动,答应了。

量子放弃上海的事业,举家迁到北京。在北京,一边当瑜珈教练,一边跟着行者学习。北京的生活成本很高,要负责儿子的入托,承担一家人的生活,量子每天像陀螺一样旋转着。这样过了两年,最让量子不舒服的是北京的天气,2014年女儿出生,这种不舒适感达到顶峰。

“这种生活不是我想要的。”量子又开始不安分了。他偶然看到一个关于丽江民谣歌手生活的纪录片,那里蓝天白云、鲜花绽放的环境以及许多追梦人自由的生活方式深深感染了量子,促使他放弃北京,举家迁到丽江。

唱自己的歌,唱到春暖花开

“第一次进入丽江古城,我感觉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一切都焕然一新。”量子至今还记得初到丽江时的感受。

在一个陌生城市,生活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量子最初只能做瑜珈教练维持生计,但仍不足以负担一家四口的生活,由此他想到了自己的另一个特长——唱歌。

量子从小就很喜欢唱歌,十几年下来,积累创作了很多歌曲,曾经自娱自乐的爱好在丽江这个民谣歌手聚集的地方有了发展空间。

来丽江之前,量子就知道这里有个民谣音乐基地“大冰的小屋”。他找到这里开始驻唱。“当时我在小屋驻唱是没有收入的,只想有这样一个舞台展示自己。”量子说,小屋是他与音乐结缘的第一个地方。后来因种种原因他离开小屋,陷入人生最低谷。没有收入来源的他煎熬了3天后,跟着一个在丽江认识的兄弟小柯去街头卖唱。

第一次在街头卖唱,量子记忆犹新:“第一次做街头歌手的那一晚,我和小柯以及另一个朋友从夜里11点一直唱到凌晨4点。一开始我不好意思,一直埋着头。后来,有一位游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她走过来,把她钱包里100元以下的所有零钱都放进了我的琴盒。转身走了几步后,又回来,把那些钱一张张在琴盒里铺开。我理解,她的意思是有很多人支持我们唱歌。从那一刻起,我就觉得在街头唱歌给大家听,是有意义的。”

从那之后,量子开始一个人走上街头唱歌,一天能收入两三百元。街头唱歌在丽江古城是被限制的,经常要和城管打游击。唱着唱着,一个关注量子的朋友东哥请量子到他开的客栈唱歌。

“在那里,我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唱一天的收入甚至超过整个客栈的收入,体验到了一天赚1000多元钱的幸福。”量子说,因为那里是客栈聚集区,在那里唱歌久了也会遭到投诉。最后,他决定在被允许唱歌的酒吧区投入十几万元租了间店铺,就是现在的“法耳”原创民谣现场听吧。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偶然走进丽江古城,请你坐在我的身旁,让我为你轻轻唱一首歌。你是否和我一样,也曾走过一段漫长的路?终于找到这个角落,一个能让心灵落脚的地方……”量子弹唱的这首《相忘于江湖》曾感动了很多来这里的人,人们在他那干净动情的歌声中,找到情感的共鸣,那些关于流浪、关于自由、关于梦想的歌,让人们记住了量子。

现在,量子已出了两个原创专辑,创作了40余首歌曲。他的很多歌都反映现实题材,如献给在雾霾里沉重呼吸的孩子的歌《沦为月亮的太阳》、献给小悦悦的歌《叔叔别走》、献给电影《阿凡达》的歌《我是谁的阿凡达》,都表达了对现实生活的思考,曲风里有动人的情怀。

转眼在丽江4年多,量子的生活走向平稳,每天除了唱歌,他仍然坚持练瑜珈和学习中医,并准备医师证的备考。量子的父母在伊宁市开了家药店。量子表示,如果顺利考上医师证,他有可能回伊犁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量子娶了个维吾尔族姑娘,是大学时的校友。两人一路走到现在,互相支持和鼓励,看到了无数美好的风景。纵观量子的经历,不能说多么成功,但至少是丰富而独特的,从中不难看出,一个向往自由的灵魂所付出的努力。(记者 王志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