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物种记】春光下我的心是翩翩起舞的蝴蝶

2020-07-31

4月19日,天空终于放晴。毕竟已是4月,还不到正午,已经有些夏天的样子。我与伊犁州林科所原所长解景民从梧桐丽景一路走下来,很快就出了一头的汗。解老脱下棉坎肩,塞进了包里,随手又摘下帽子。我提醒他,一会儿走时别忘了帽子。他干脆将帽子也塞进了包里。

麦李

去年5月,他的一顶帽子就落在了这里。“十五块钱买的呢。”他说。

去年一年,我和解老损失惨重,他丢了两顶帽子,我则是丢了两副墨镜。但这样的损失与收获相比,又是如此微不足道。我们依然欢快地期待着下一次的出行,就像随时准备翩翩起舞的蝴蝶。

麦李花不会在第一时间吸引你的目光

梧桐丽景虽然只是物候观测的第二站,但以我们所掌握的资料,如以小区而论,毫无疑问,梧桐丽景的草木种类最为繁多。而最让我与解景民迷恋于此的重要一点,即是梧桐丽景面积甚广,遍寻一次极为困难。因而,几乎每一次,我们都会发现此前被遗漏之草木。而其中原因,多半是因为它们不在花期,加之我与解景民的视力都不好,如果它们不够高大,稍有疏忽,就很难发现它们。

麦李就属于此类。其实,它们的位置已经十分理想,就在梧桐丽景西门正对的花坛中。但此前几次,我们几乎都是从东门进出,这里,反而成为盲区。

紫叶李

樱花、海棠、紫叶李、樱桃、榆叶梅等蔷薇科植物的花期几乎都集中在4月,开放时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与它们相比,同为蔷薇科的麦李是星光最为黯淡的一个。

麦李花几乎不会在第一时间吸引你的目光。这大概是因为麦李花只有淡淡的粉色,在万紫千红的春花中,不够浓艳,又无缘清雅幽静,不注意的话,会以为是榆叶梅,但麦李的花色更淡一些,叶子也有很大的区别。麦李的叶子细长,如桃叶。而榆叶梅,从它的名字就可以得知,如同榆叶了。

如果要说麦李有什么诱人之处,那就是含羞待放的花蕾,因为花瓣边缘有一抹紫红。麦李花在蓓蕾之时,会形成一道道带有完美弧度的红色裂纹,再配以绿色的萼片,反而娇羞可人,令人印记在心。

重瓣榆叶梅

此前与我们擦肩而过的,还有这里的几株文冠果。它们就在西门内的左右两侧。事实上,我们不止一次地在梧桐丽景发现过文冠果,但由于楼宇众多,又没有记下楼牌号,下一次来,又得重新寻找,颇为消耗时间和气力,以至让我觉得有必要绘一张藏花图了。这几株文冠果的位置,却极好找,让我可以找到偷懒的借口了。

文冠果花朵繁密,花瓣虽为白色,但基部有着美丽的红晕,初为浅黄色,随后逐渐加深,变为深黄色,再变为深红色。这彩虹般的红晕,成为去年夏天最深刻的印象。

而此时,只可见细长的花序,美丽的童话还未开始。

一同怀抱着爱与宁静

4月,最常见的是樱花、海棠、丁香、榆叶梅、紫叶李、紫叶矮樱。紫叶矮樱虽然也有“樱”字,事实上并不是真正的樱花。

日本晚樱

樱花,是蔷薇科樱属几种植物的统称,在《中国植物志》新修订的名称中专指东京樱花,亦称日本樱花。而紫叶矮樱为蔷薇科李属,是紫叶李和矮樱的杂交品种。紫叶矮樱和紫叶李叶均为紫色,花为淡粉色,近乎白色。但紫叶矮樱的叶子接近深紫,而且通常作为绿篱。此时,已有细碎的花朵点缀其间。

有着紫色叶子的还有紫叶小檗和紫叶风箱果。紫叶小檗的叶片为菱状卵形,形如汤匙。此时,已可见紫叶小檗的花蕾,如耳环垂在枝头。

日本晚樱,是我们最容易遇到的。日本晚樱为重瓣,花朵粉红色。蔷薇科中,粉红色的花较多,花期又较为集中,辨识起来会比较困难。但樱花有一个独特的标志,叶子边缘有一圈锯齿状的绒毛,叶尖像一个细长的小尾巴。此外,花瓣顶端有一个小缺口。并且有着长长的花柄。这样的花柄很难支撑花朵的重量,所以大多数花朵只能看着自己的脚尖,而不是仰望天空。

一路走来,还可见接骨木的花蕾,接骨木为典型的圆锥形聚伞花序,花为乳白色。白色花朵,是最适宜与绿叶相配的。但在园林绿化中,需要多种色彩搭配,因此我们在小区中常见的是作为绿篱的金叶接骨木。

小时候,用以绿篱的似乎只见到榆树一种,近几年反而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接骨木、水腊、金叶女贞、锦带花、紫叶小檗、丁香、榆叶梅、连翘、风箱果、绣花菊等。但我一直认为,用连翘作为绿篱总有些残忍。连翘之花需要纤细舒展的枝条来翩翩起舞,就像一枚水晶发卡要别在黑色长发之上,心才会为之摇动。

紫叶小檗

但无论如何,把自然带入都市,都是一种不可或缺的美。我们可以看见,在急欲奔赴的生命中,花朵与蝴蝶也会翩翩起舞,一同生长着,希冀着,担忧着,怅惘着,一同怀抱着爱与宁静。(文/摄影 记者卢钟)

相关文章